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游在岚皋>精彩游记 >> 正文内容

小憩在宏大 作者:曹英元

文章来源:作者:曹英元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1日 点击数: 次 字体:

流火七月,烈日炎炎,自是想哪里凉快哪里去。正好岳父寿诞赶上了双休,于是一家人去了南宫山脚下的宏大村。

宏大并不大,百余户人家或星星点点的散落或成行成排的聚合于一河两岸的平缓台地上,最密集处莫过于十年前才建起的宏大新村了。一溜两排二三十幢乡村别墅,多是两层,当然也有三层的,灰瓦银墙,格调统一。门前都有小院,无遮无栏,全开放式的,青青的草木和怒放的鲜花不仅美化了房舍,也明亮了我们这些来客一双双久被浮尘遮蔽已有些昏浊的眼眸。宏大人大方,好东西没有藏着掖着,舍得拿出来给大家分享。

两排房屋的中间是条河,名曰溢河,源自南宫山中。水满则溢,溢是水流动着的形态,是水的本质特征之一。溢河有个好名字,她也没辜负世人给取得这个好名字,一天到晚总是欢蹦乱跳着、低吟浅唱着、永往直前着。水自南宫山中溢出,经过草木层层过滤,自是清澈见底、水色旖旎,随意掬起一捧入口,清凉中蕴藏着甘甜,淡雅里凝透着清香,一种说不出的舒坦便自五脏六腑间荡漾开来,看来这名山圣水的味道就是不一般。河中有沙也有石,沙不是很细、颗粒很大,石也不是很圆滑,还有些棱角,才想起这里是溢河的上游,它们于河中的生活才刚刚起步,以后成长的路还长。

去时已近正午,随意小逛了一会儿,就在一个名叫巴人客栈的农家宾馆安营扎寨了。这个宾馆很气派,院子很大,占地应在一亩以上。六间三层的房屋,一楼是餐厅,二三楼住宿,院子边上还有一凉棚。宏大似乎又是一层天,平时于小城里耀武扬威的太阳在此低调了很多,穿透力也减弱了很多。因而凉棚名副其实,真的很凉爽。大家在凉棚里用完午饭,仍安如泰山般不愿离开。跷着二郎腿,吹着自然风,呼吸着新鲜空气,惬意极了。举目四顾,苍山如黛、缓缓向天,山上覆盖着蓊蓊郁郁的密林,山下则是层层叠叠的良田沃野,清风习来,微漾的绿浪中传来阵阵果木花蔬的清香,让人不知不觉便陶醉其中了。

坐着坐着,大家便侃起了大山。我讲了关于南宫山肉身、石螺号与石公鸡等几个传说,岳父则讲了“文革”时破坏南宫山真身的那几个人最后皆是非正常死亡的故事,笃信佛教的岳母又趁机讲了佛家的困果报信,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侃的不亦乐乎。见我们热闹,刚从外面回来的客栈老板也加入其中,讲了他们发家致富的经历。说了很多,但我只记忆最深的只有一句话:“我们过去以种地为主,现在是半农半商,客人吃的蔬菜、粮食都是自家种的,肉也是自家或邻居用粮食养的,自产的东西又上自家的餐桌,比街上买的便宜,让客人吃着也放心。”之所以记住了这句话,缘于他们说得实诚,没有撒谎。因为我看到了他家后院猪圈里养的肥猪和后院边上大片的庄稼、蔬菜地。

之后,我问他知不知道宏大村名的来历,他说不知道。反问我,我也不知道。但我猜想:这里背靠南宫山,肯定与山上的弘一大仙有关,因弘一大仙又称宏一大仙,简略一下便是宏大。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餐时间。因是岳父的寿宴,所以准备的很丰盛。正如老板如言,菜多是自产的,腊猪蹄炖干洋芋果果和四季豆、洋芋粑粑炒腊肉、粉蒸肉、韭菜炒竹笋、西红市炒土鸡蛋、清炒茄子、清炒苦瓜、清炒黄瓜等。当然还有老板没说到的,那就是山里的野味。半边菜、刷把菌、野猪肉都上了桌,炒、蒸、炖都有,色、香、味俱全,让人还未动筷子就忍不住垂涎三尺了。依次给岳父敬了祝寿酒,大家便开始体验这里的另一特色:摔碗酒。摔碗酒喝得是当地自酿地米酒,摔得是土碗,每喝干一碗之后直接将空碗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你可别小看这一声。这一声,声、色、形都到了高潮,戛然而止,酒与人的魅力也到了巅峰。

摔碗酒是我们巴人祖先喝酒娱乐的一种方式,据传与巴族的英雄先祖巴蔓子有关:当年巴蔓子将军因国内有难,去楚国搬救兵,楚国要求巴国给三座城。楚兵解救巴国后,楚使请巴国割让城池,巴蔓子不忍割自己国家的城,遂割下自己的头换取城池。重了信誉,保了国家。“将吾头往谢之,城不可得也!”而在割头之前,喝酒后摔碎碗,再拔剑自刎。这种大义人,天下少见,想想也够悲壮的。后人为纪念他,摔些酒碗也是学他的豪气,学他的舍身取义,学他的决绝笃诚。只是我等不是英雄,把碗摔得再响也无法激发出他那般的冲天豪气,倒是摔了数碗之后,来时心中的块垒多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微醺后上了床。乡村的夜很静,村民们过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晚上都睡得很早。在万籁俱寂中很快就睡着了。一夜竟无梦。

晨醒,太阳已然升得老高。早饭后无事闲逛,在一排房舍边上遇一通往庄稼地的小木桥。两边有护栏,桥面铺满了规则匀称的木板,呈梯形,中间是两米左右的平面,两边各有一米的斜坡,不仅古朴结实,而且造型别致。人若通过,须先走上坡,再走平路,再走下坡,非常符合咱们岚皋人做事喜欢先难后易、人生向往先苦后甜的个性。

立于桥上久了,便想起了和这里有些相似之处的马致远笔下的“小桥流水人家”,继而又想起马致远写的是秋天,其意境和这里的天壤之别:这里有藤,但不是枯藤,正绿意盎然;这里有树,但多是壮树,正枝繁叶茂;这里有鸦,但不是昏鸦,是展翅翱翔、搏击长空的灵鸦;这里有道,但不是古道,是宽阔平整的现代化水泥路;这里有风,但不是西风,是改革开放的东风;这里有马,但不是瘦马,而是能日行几千里的汽车;这里还有人,但不是亡命天涯的断肠人,而是心情愉悦观景休闲的游客和正在大踏步致富奔小康的乡亲们。

思绪飘飞中到了健身场,像孩子般荡起了秋千。一上一下,一起一落,一仰一俯,我尽力让自己飞的很高。仰是青山和蓝天,俯是芳草和绿水,天地尽在俯仰之间。荡着荡着,我感到了自己在飞翔,心中顿成一片空白,平日里的压力和困难早已消弥于无痕……

怪不得于丹教授说:忙碌的生活需要小憩。而今我再加一句:小憩你就来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