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游在岚皋>精彩游记 >> 正文内容

千层河之行 作者:龚豪

文章来源:本站作者:龚豪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6日 点击数: 次 字体:

它只是一条小河,如小家碧玉般藏在深山峡谷中。也许是砍柴的樵夫透过浓密枝叶的一望;也许是采药老人在悬崖边大胆的一窥;也许是忙于追赶的猎人意外的一探,终于让她的清幽、淡雅、神秀展现在我们眼前。

她就是千层河,盛名已久。终于闲暇之余,在一个晴空万里的周末驱车前往。在老表的陪同下,先到横溪古镇小憩片刻,我问:“古镇何来?”老表道:“有那么一点历史印记,深入挖掘而后形成。”遍观古镇,古色古香、布局整齐、商业化浓重,只是难见半点历史沧桑。稍事休整后,继续进发,听闻还有十六、七公里。

入景区乘观光车溯流而上,在一片青翠中穿行,身上渐生凉意。沿途右望,瀑、潭、滩比比皆是,随处即景。山、水、石、林在此处调和的如此精致,没有夺目之感,却处处养眼。行至3.5公里处,老表道前面无甚景致可看,须从这里过河上栈道,顺流而下游览。

过石桥上栈道,一路前行,千层河就在脚下静静流淌。栈道沿河岸贴山而建,时而与小径相连,时而在茂林修竹中穿行。空气湿漉漉的,栈道也是湿湿的,很多地方已生苔藓。路上或有大树倾斜横枝挡道需弯腰探头;或有独木立于当道需侧身闪过;或有千藤古蔓垂于眼帘待人撩拨。漫步其间,再纷乱的思绪也会随着缓步前行化为宁静、安详。

山形、石貌、水势、林荫造化了此处的清幽、雅致、秀美。峡谷时宽时窄,天光云影时隐时现,千层河蜿蜒其间。谷底两岸多为山石,或躺、或立、或悬、或挨、或插、或伸入水中,上面布满青苔。崖壁间的山涧潺潺流水汇入河中,交汇处一坑一洼中常有鱼儿盘踞,听闻这里多有类似大鲵的山渣子,却无缘得见。河中多为卵石,灰白、光滑、洁净,集中处三五成群、错落有致,河流穿行其间。散处多为长滩,静流无语,细目时无处不鱼,皆若空游无所依似与游者相乐,蝌蚪懒懒的趴在水底石头上,凝神时目光常被随水而逝的落叶牵引到不知何方。河道平缓处,水体丰盈,波光粼粼,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河风迎面扑来,忍不住要涉水;忍不住要抚石;忍不住要留影;忍不住要掬一捧水洗去尘世的浮华。伫立良久,更多的是明晰、透彻、升华!落差明显处皆有深潭,如雷公潭、石鼓潭等,碧森森的潭水让人渐生寒意,急流飞逝,银练入潭,万千珍珠忽不见,水雾一片弥漫,触水方知肌肤寒。但凡你觉美处便有前人立碑明示,如“仙女洗衣”、“幽谷叠翠”、“双龙抢珠”等,你或不屑,凝神一思实无他语替代!

栈道上,小径里,上下游人络绎不绝。簇拥前行者,呼朋引伴者,凭栏远望者,摄影留念者,让宁静的山谷热闹非凡,偶尔也有一段“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路边小亭常有游人小憩,老者相偎谈笑,幼者取食嬉戏,观景者指点江山,爱美者“闪”个不停。一苍颜白发者前挂长焦单反,肩扛相机架,神采奕奕、健步如飞,一观便是一位专业的旅者、影者。才知饶姐的一封“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辞职信,我们为什么这样难以出口。

且行,且停,且思,且吟。一路前行,时而凭栏俯瞰:遥想此处可乘竹排放歌一曲,遐想此地必是野游聚餐佳处,神往此潭可否一试身手……激流瀑布使人震撼,长滩静水使人沉思。动之为瀑,静之为潭,动静之间奔流也,一动一静皆有所悟,方知山中岁月长,自古多隐士!

返程中,我问道:“千层河怎称九寨幺妹,两者不可同日而语的!”妻戏虐道:“这个幺妹不是一家的。”千层河自有千层河的精致,清幽、娇羞、柔美,她就是岚皋的小妹,何必傍他人之名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浮躁之人焉能领略山川之美,故山中又多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