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报头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视野下的岚皋全域旅游

文章来源:安康日报作者:璩勇 魏涛 谢应梅 陈洪海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08日 点击数: 次 字体:

正月初八清早,南宫山脚下,曾广和的巴人部落在紧锣密鼓三个多月的重新装修后,鸣炮开张。这个去冬记者采访时还喊着亏惨了的部落“酋长”,又在喜气洋洋迎接新一年来南宫山旅游的客人了。即将开张的还有曾广和十多个邻居,开的开旅店、卖的卖甑子酒……

对曾广和他们来说,这个南宫山下的宏大村再不像当初那样,眼看着一批批客人上山来,眼看着一车车客人下山去。对游客而言,也再不像最初那样,逛完单一的南宫山景点就赶紧返程找地方吃饭、找宾馆住宿。游南宫山,住“巴人部落”,吃吊罐肉,喝摔碗酒,赏岚河鱼鼓舞,加上购买些原产地的蜂蜜、有机米、香菇,这是一种全新也是较过去更全方位的体验。

从游客匆匆一游,到放慢脚步流连忘返,体现了岚皋县“全域旅游”发展的探索——把县域作为一个大景区来谋划建设,把旅游作为全县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来看待,把优化游客旅游体验作为改革和发展的目标。

作为上位规划的旅游规划

从过去几年开始,在岚皋县,旅游规划已经成为“上位规划”。县委书记周康成要求交通、水利、城市建设等各个部门制定规划时,都必须以旅游规划为基准参照。

“县水利局负责规划区内河道综合整治,建设生态河堤,打造绿色水廊,不仅要满足防洪排涝、灌溉功能,还要有审美游憩价值和休闲度假功能。县交通建设和管理不仅要满足运输和安全要求,还应建设风景道,规划建设停车休息区、路边旅游厕所等公共服务设施,提供完善的自驾车旅游服务……”岚皋县文广旅游局局长戴高涛说,旅游局每次参加全县相关项目的决策听证会,一个首要责任是鉴定这个规划是不是符合旅游规划要求。换句话说,在岚皋县,旅游不是一个部门的事情,所有部门都有服务旅游助推旅游的具体任务;旅游业也不是一个单一的业态,所有的产业都服从服务于旅游,并都围绕旅游调整自己的结构,都从旅游供给需求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新的增长点。

事实上,在“全域旅游”这个概念还没有明确提出的时候,岚皋已经在用实践去探索了。

早在2008年,岚皋县就明确提出全县社会经济发展“十个围绕”,即“一产围绕旅游调结构,二产围绕旅游出产品,三产围绕旅游搞服务,交通围绕旅游上档次,城建围绕旅游树形象,林业围绕旅游出景点,文化围绕旅游创特色,宣传围绕旅游造声势,政法围绕旅游保平安,各行各业围绕旅游聚合力”。 “十个围绕”思路的提出与实践,深深影响了岚皋旅游,也为国家旅游局所肯定,并吸纳进他们构建全域旅游“五个围绕”发展格局。

我们搞全域旅游不是玩概念耍噱头。生态旅游业是岚皋县域经济突破发展的“首选产业”,没有比旅游更大更具配置意义的产业项目,同时,也没有比旅游更值得成为高度关注的“一号工程”。近年来,岚皋县完善旅游规划布局,编制完成了《岚皋县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岚皋县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规划》和《南宫山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提升方案》,统筹编制产业发展规划、城乡建设规划、土地利用规划、镇村建设规划及交通体系建设规划等专项规划,着力提升千层河、岚河漂流、神河源景区品质和服务能力,策划包装蜡烛山景区开发等旅游招商项目。

而在《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重点任务分工及进度表》中,记者则看到全县各部门、各镇、各涉旅企业都有具体安排,涉及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旅游度假区、旅游商品产业园等领域,并且下有考核任务,倒排时间表,精确到每个月。旅游在岚皋全县工作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从文化与产品角度加速补短板

除了自然风光还要有人文魅力,不单能看山看水还要能游山玩水。从一定意义上讲,这也是岚皋作为安康旅游引跑者位置偏移后的重新反思与实践突围。

客观说,岚皋旅游曾经多年位居安康各县区旅游建设与发展榜首,不仅提供亮丽的数字,也贡献着经验。到2009年12月国家旅游局授予南宫山景区为国家4A级景区,以南宫山为代表的岚皋旅游业发展形成一个里程碑。但是,放眼四顾,宁陕旅游的突飞猛进、石泉旅游的日新月异、汉阴旅游的异军突起,值得深刻品味。

当岚皋县用这种眼光重新审视岚皋旅游,游览单一、吃无特色、进入度差、山水不错但文化欠缺等诸多短板,就变得醒目、刺眼起来。“过去景点旅游模式重在‘点’上打造,封闭的景点景区建设、经营与市场是割裂的。游客逛逛景区就返回,留不下来。”戴高涛坦率地说。

“好看、好吃、好玩,是全域旅游发展的基本要素,而要真正提升全域旅游的内涵和品位,则还要在文化上做文章。必须找准文化定位,推进文旅融合。”岚皋县委书记周康成说。

地处大巴山腹地,汉水中游的岚皋,溯之上古即属巴地、巴国,境内留存有大量巴人遗迹和巴文化民俗风情文化。一方面巴文化“忠勇刚烈”的精神内涵,其故事的古、奇、特,在岚皋风土人文中的演绎,本身对游客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巴文化的地位有利于吸引两大地域的目标群体,对西安乃至西北广大地区游客市场而言,相对关中的周秦文化帝王文化,存在差异形成新奇魅力;针对周边接壤的西南地区广大市场而言,巴蜀文化又容易引发共鸣获得游客认同。

文旅融合,放大了文化的差异。差异性变互补性,扩大了旅游的朋友圈,岚皋旅游可以辐射西安、四川、重庆等周边大城市。自2013年,岚皋县实施巴文化“五个一”重点工程,推出“巴山巴人巴文化,看山看水听故事”的岚皋巴文化标识,现在,已经赢得旅游市场和国家层面认可。2015年岚皋县被确定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县创建单位。

为弥补进入性差的短板,岚皋县加快县镇道路和景区道路改造提升,开设县城至城郊、景区及重点旅游村镇旅游专线。并以207省道、岚城公路、541国道等景观长廊为依托,完善提升河街“美食一条街”、四季镇杨家院子辣子鸡、石门镇横溪古镇烤全羊等特色菜品,让游客在岚皋能欣赏美景,享受娱乐,品味美食。

看、吃、玩三者在旅游业的发展中历来紧密相连,同时也是让游客脚步慢下来的关键。为了让游客成“留”客,岚皋县不仅重点打造县城、涉旅集镇和旅游沿线等“脸面”,还精心建设其余各镇和农村社区等“角落”,完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套。在蜡烛山服务区休息的间隙,记者看到服务区厕所外观的美与沿路景点自身的美浑然一体,并且由专人负责、管理。卫生舒适的入厕环境,让人感受到岚皋县是真正从游客的需求出发去改革厕所环境。据了解,这样的旅游厕所2016年岚皋县域共新改建20个、3个综合服务区,今年将新建25个。

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从吃饱到吃好,从感受到享受,从走马观花到深度体验,游客来岚皋的次数增多了,在岚皋的脚步放慢了。2016全年旅游接待390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1.5亿元,旅游综合收入同比增长10.68%。

做成大家都来参与的旅游

全域旅游的生命力是什么?群众的参与。旅游越兴旺,群众越参与;群众越参与,旅游越兴旺。显然,无数创业主体的积极参与是岚皋县全域旅游产业发展的最重要内生动力。这个道理,以越来越多参与旅游服务并从中获得收益的致富故事不断得到证明、反复得到验证。

曾广和是这样。三年前的宏大村餐饮服务毫不起眼,两年前在政府扶持下进行巴文化包装打造,如今巴人部落已成为集旅游观光、餐饮住宿、休闲娱乐、农事体验为一体的综合性度假村。仅去年“十一”黄金周,就接待游客1万多人次,老板曾广和最多一天请了37个帮厨,才把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招待下来。

28岁的许运波也是这样。在岚皋旅游蓬勃发展的势头鼓舞下,14岁外出务工的他回到家乡,拿出所有积蓄,在原宅基地上盖起了三层小洋楼。并从宏大乡村旅游孵化基地贷贴息贷款8万元,从朋友那借了5万元,进行系列装修后开起乡村旅馆。9个客间每间房都单独有卫生间、空调、电视,盖楼、装修共花费了30多万元。2016年11月14日,许运波在岚皋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拿到了住宿营业执照。类似许运波这样的村民在宏大村还有10多户,都准备近期运营起来。

在通过移民搬迁形成的“横溪古镇”,刘登科等村民还是这样。依托千层河、神河源两个景区,34户农民依靠特色餐饮吸引游客并为游客提供住宿服务,走向新的小康生活。他们有的经营旅社,有的做手工麻糖,还有的养蜜蜂、烤全羊、开超市做电商。刘登科干的是手艺活——酿酒、车木碗和碓窝、编鱼篓。去年,刘登科仅仅卖酒的纯收入就是3万多。他还用酒糟养了5头猪,出栏了3头。闲的时候车木碗,一个20元很抢手,编鱼篓就慢些,1个60元。他还钓“钢泥鳅”卖给游客,一条5元!

“现在接待的游客量不错,我还想让游客在岚皋的步伐放的更慢。”交谈中,曾广和说起了自己近来的构想。目前除了联合周边12户差异化经营豆腐、酒、蜂蜜、腊肉等土特产以及旅社外,还正在和市区的景点沟通,与西安等地的旅行社衔接,设计到安康到岚皋两天一夜或者三天两夜旅游路线。

单一“看景”转变为“体验、了解本地生活、文化”,增加了旅游目的地的吸引。据介绍,2016年,全县乡村旅游共接待游客215万余人次,吸纳各类就业人员10000余人,乡村旅游占全县旅游接待量的57%,已成为全域旅游发展的重要引擎。

 

头条快评:是改革路径,更是发展动能

刚刚发布的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这恰恰也是未来安康发展的内在要求。以建设西北生态经济强市为目标的安康,生态经济、全域旅游能不能得到加速发展、能不能发挥出主力作用,进而带动全局发展,至关重要的一点就看我们能不能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来改革完善,盯住重点领域和关键产业,激发安康发展新动能。这是最新也是最清洁最环保最可持续的“能源”。

岚皋正是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岚皋旅游升级的突破口,不仅闯出了新路,而且找到了岚皋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形成了政府倡导、企业主导、群众热情参与的全民创新创业氛围。思路决定出路,路径精准了,发展才能事半功倍,后劲有力。 (璩 勇)